临床用药五种技巧之-中篇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3-25 13:39

临床用药五种技巧之-中篇

3.合理化裁成方
“病无常形,医无常方,药无常品,在善学善用耳。”(《药鉴·跋》)。病变无常,方难执一,善于化裁古方,以切合时用,灵活加减,能扩展成许多类方,所以医家临证运用成方,应根据治疗需要,知常达变,才能变化裕如,应用自得。固守成方不变或滥改滥削有失方义者,均非可取。《寓意草》的评述家胡卣臣先生说: “成诠可袭,活法难通。”能懂得孙思邈的组方之道:反、激、逆、从之妙,化裁成方;自然成竹在胸游戏牛牛
(1)一方多用
高明的临床医家,在运用成方的过程中,往往用一法以尽多法之妙,用一方以变多方之巧。朱丹溪著《格致余论》仅用一个四物汤应变加减,治疗诸病。薛己的《内科摘要》全书就突出二个方子即:补中益气汤、六味地黄丸。方隅著《医林绳墨》通篇仅围绕一个二陈汤出入化裁。比如:
二陈汤
加沙参、麦冬,治中焦停湿又兼肺阴不足者(名参麦二陈汤)。
加木香、砂仁,治痰湿内阻,气滞脘痞者(名香砂二陈汤)。
加吴茱萸、黄连,治湿滞中焦,肝胃不和者(名左金二陈汤)。
加炒苍术、厚朴,治湿困脾阳,呕逆苔腻者(名平胃二陈汤,又名陈平汤)。
加天麻、白术,治痰浊上涌,耳鸣眩晕者(名麻术二陈汤)。
加紫菀、款冬花,治中有痰饮,喘咳难平者(名款菀二陈汤)。
加枳壳、桔梗,治湿滞中焦,胸闷食少者(名枳桔二陈汤)。
加白芥子、杏仁泥,治内有宿痰,外感风寒者(名六安煎)。
加枳实、竹茹,治痰热上扰,虚烦不寐者(名温胆汤)。
加枳实、胆南星,治痰涎壅盛,胸痞咳逆者(名导痰汤)。
加当归、熟地,治阴血内虚,水泛成痰,咳嗽气急者(名金水六君煎)。
加白术、五味子,治五脏受湿,咳痰身重者(《济生方》)。
桂枝茯苓丸
加红藤、败酱草、苡米等,治急、慢性盆腔炎。
加红藤、败酱草、莪术等,治盆腔炎性包块。
加丹参、益母草、水蛭胶囊等,治盆腔淤血症。
加失笑散、白芥子、海藻、水蛭胶囊等,治盆腔粘连症。
加地鳖虫、射干、楮实子等,治子宫肌瘤(血止期,作丸服)。
加泽泻、瞿麦、水蛭胶囊等,治输卵管积水及盆腔囊性占位。
加炮山甲、冬葵子、楮实子等,治前列腺肥大症(丸剂)。
加石韦、虎杖、乌药等,治前列腺炎。
加莪术、海藻等,治陈旧性宫外孕。
(2)多方联用
临证每见病情严重复杂或兼证过多的疾病,围绕主症主方,往往把几个方子联合在一起使用,组成功效手机牛牛游戏下载协同,作用较广的“大阵”,以荡逐病邪或大补气血。余师愚的清温败毒饮、吴鞠通的专翕大生膏,可谓典型代表。譬如固本丸是四君子汤、六君子汤、玉屏风散加胎盘、捕骨脂混合组成。本人常将百合知母汤、甘麦大枣汤、芍药甘草汤、磁朱丸等四个方子联合应用,来治疗癔病性抽搐,加菖蒲、郁金还能解决幻视幻听等症状。金铃子散、失笑散、芍药甘草汤、肝气散(原名青囊丸)联合运用,名八味拈痛汤,治各类痛证,如:肠粘连、痛经、胃肠痉挛性疼痛、肿瘤疼痛等,少数病例,用此药还能以此停用派替啶(杜冷丁)。
不仅处方是这样,用药也可以参考。笔者常将珍珠母、生铁落、代赭石联合运用,其镇摄宁心之功显著提高;煅龙牡、鹿角霜、乌贼骨联合运用,其收摄下元,敛经止崩作用更强;金荞麦、鱼腥草、羊奶参联合运用,治疗顽固性肺部感染或肺脓肿、脓胸等,收效更快……。必须指出:“重复用药,药乃有力。”这是《千金要方》处理特殊病种,联合重复用药制方的独特格律,与盲目“重叠堆药式”处方有所不同。
(3)简化成方
有的古方、验方用药过多者,手机牛牛游戏大全应当分析优选,简化升华,简化后并不影响疗效,有的还能提高疗效,古今中外不乏其例,对于节约药材(经济)具有重要的意义。英国以前有位老太太家藏一张处方,有30多味草药组成,治疗心脏性水肿有特效,有位医家用10年功夫(1865~1875)的时间,从中筛选出洋地黄1味,洋地黄的研究至今尚未结束。苏合香丸是15味药组成,以后筛选为6味药制成冠心苏合丸,再筛选成2味药,名苏冰滴丸;乌梅丸原10味药组成,吾师刘惠卿先生优选压缩成乌梅、川椒2味,名椒梅汤(乌梅30g、川椒10g),胆道蛔虫症服之效捷;艾附暖宫丸由10味药组成,近贤蒲辅周先生以香附、艾叶2味作丸,功效不减;有人根据“欲升先降”得道理,把补中益气汤中陈皮换枳壳治疗胃下垂疗效提高了一步,之后干脆用黄芪40g、枳壳15~20g,2味组成,名小补中益气汤,同样能起到补气举陷之功效。《医门补要》云:“法在乎活,方在乎纯”,诚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