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志文徐帆携手出演的这部电视剧,你们看过吗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15 21:22

盛茂林大病初愈,重新来到广场等盛母跳舞,两人离开广场,盛母原本打算给盛茂林炖清热去火的汤药,却被带到了家里。盛茂林端出一盘十分简陋的蛋糕,不好意思的笑着,从口袋中掏出两个蜡烛,告诉盛母,今天是你的生日。 盛母笑了,年纪大了还搞出这种花样,盛茂林惭愧不已,以前出差太忙,总是没有时间,现在老了,想着为你办一个。盛母低下头,虔诚地许下愿望。 盛开来到包子店向耀辉按时收账,看着两人亲密交谈的样子,狄英不禁醋意大发,回到厨房,狄英阴阳怪气地提醒耀辉,两人结了婚,就不许耀辉在接近其他女人。看着狄英婚后性情大变,耀辉火冒三丈,两人吵了起来,这时,罗母破门而入,耀辉这才意识到,结婚的事情被母亲听到了。母亲将狄英逼到墙角,大骂狄英生不出孩子,回过头,种种删了儿子一巴掌,颤微微地走出房门。 耀辉与狄英又为了给盛开打款的事情大吵一架,耀辉实在受不了,出门来到了盛开的陶艺店,盛放这时也在店中,腾跃突然打来电话,邀请盛开带着朋友吃烧烤,盛放与耀辉都想参加,盛开只好带着两人一起前去。狄英却悄悄跟在身后,耀辉落荒而逃,被狄英感到了后厨的梯子上,盛开前去劝架,将狄英骂的哑口无言,盛开也无心刁难,随后便安慰狄英一起吃饭,狄英吃到一半忍无可忍,正想离开,却被盛开强行拉了回来。 狄英流着泪,埋怨耀辉心中还有盛开,盛开笑笑,如果两个人只见出了问题,那一定不是自己的错,最后的根源,一定是出在夫妻二人之间,如果爱,就不应该计较付出与回报。狄英听着,默默留下了眼泪,将心中的委屈全部倾诉给了盛开,自己心中也因为孩子的事充满了自卑。盛开笑笑,安慰狄英,现在的医疗发达,总会有出路。狄英不擦干眼泪,重新浮现了笑容。

吃完烧烤,盛开带着腾跃来到店中喝茶,两人开始憧憬起交往后的美好生活,但腾跃所向往的生活,则是让女人不要过分的爱和不爱,一句话引起了盛开的强烈不满,两人开始争论男人女人在婚姻生活中的分寸和态度,盛开觉得不可理喻,轰腾跃离开,腾跃不敢再惹盛开,只好离开了店内。过了一会,盛开觉得自己态度欠缺,想出门追赶腾跃回来,却发现,腾跃就在门口从未离开。 盛放按照公司规定,到谢启明的医院体检,拿报告的路上,却碰到了正在排队挂号的盛茂林,两人面面相觑,盛放快步走开,躲在谢启明的诊室中,盛放回想起盛茂林的脸庞,脸色十分难看,不禁开始担心他的身体状况,谢启明看着盛放为难的神情,决定出去帮盛放打探情况。他走到队伍旁边,带着盛茂林做了X光片,然而结果出来,盛茂林的病情却不容乐观。回到家,盛放委屈地抱着谢启明,为什么他抛弃了自己二十二年,如今还是为他担心不已,谢启明笑着看了看善良的盛放,拉着她来到了盛茂林的家门口。 盛茂林高兴地将两人请进门,看着盛茂林一边咳嗽,一边强撑着笑脸给两人泡茶,盛放实在看不下去,站起身为盛茂林 ,盛茂林看着盛放担忧地神情,笑着安慰着女儿,自己不怕死,他怕的,只是盛放会恨自己。 盛放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,哭着趴在盛茂林的肩头,自己不恨他,再也不恨了。 第二天一早,最后的诊断结果确定,是绝症。盛放绝望地蹲在谢启明的墙角,失声大哭,盛茂林却异常冷静,在一旁轻声安慰着盛放。 坐在医院门外,盛放命令盛茂林马上手术,她要让父亲活到姐姐结婚,活到他二度牵着自己的手迈向婚礼的舞台,盛放轻声叫了句爸,盛茂云顶棋牌林激动地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,盛放再一次哭出了声。一句爸爸,时隔二十二年。

盛茂林许多天未来探望盛母,盛母在家中心不在焉地烧水做饭。盛放突然回到家中,想要召集家里人一起吃饭,盛母见盛放一如反常的态度,感到十分奇怪。 盛开盛誉全都来到家中,饭桌上,只有盛放一人眉头紧锁,盛誉问妹妹出了什么事,盛放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秘密,将盛茂林得肺癌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大家,盛母听后如同晴天霹雳,故作镇定来到卫生间,豁然倒了下去,直到吃了药才缓和了下来。盛誉在饭桌上不停责备妹妹做事欠妥,盛母缓缓走了出来,命令儿女,一定要找到盛茂林。 全家集体出动寻找父亲,盛开找来盛茂林的家门钥匙破门而入,发现家中空空荡荡,所有家具被盖上了白布,盛开摸了摸布上的灰尘,盛茂林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。 盛母坐在家中,眼泪早已在二十多年前流干,她不停责怪盛茂林,又抛弃了自己一次。盛誉将盛茂林寄来的包裹打开,里面是为儿女们精心制作的皮包,一针一线,都是盛茂林倾注的心血。 盛开在店中接到警方电话,腾跃在高速公路上与醉驾卡车相撞,盛开听到消息,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和腾跃的朋友一起来到医院鉴定尸体,朋友来到床前,掀开白布,不忍直视,再一次盖上,盛开想要跑去鉴定,却被朋友一把挡住,尸体面目全非,已经无法看出面容,盛开愣在那里,欲哭无泪。 耀辉站在店门口发呆,一位穿着朴素的老人进门,向耀辉讨两毛钱,狄英这时过来,十分大方地给了一块钱,但大爷就拿走了两毛,在门口买花生米,耀辉看着大爷知足常乐的样子,十分羡慕。

狄英问耀辉为什么傻站在店里,耀辉告诉狄英,盛开好久没有来了。狄英听到盛开二字,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,命令耀辉立刻找人入股稀释盛开的股份,耀辉十分不满,劝解狄英,做人要懂得感恩。 晚上,耀辉躺在床上,突然感到头部一阵剧痛,与盛开的往事一幕幕展现在眼前,早上,耀辉坐在浴室,想起了盛开为自己搓背的情形,于是打开手机,想要向盛开问清楚,但盛开自从腾跃去世之后,天天买醉,一我才是棋牌回到店里倒头便睡,电话打不通。狄英看到耀辉反常的样子,质问耀辉在给谁打电话,耀辉没有理睬,径直走出了房间。 盛誉开车来到外地出差,路过一家火锅店,坐在位子上等候时,不远处,一个女人正在账台结账,盛誉清楚地看到那个女人背包里露出的毛线,正是自己和陶蕊那一次北京相遇后,盛誉送给她的玩偶上面的毛发。盛誉立刻追了出去,但停车场空无一人,盛誉看到一辆货车开走,立刻上车追赶。盛誉不停在车后摁喇叭,但那辆车始终没有理睬,盛誉的油量不足,只好停在路边无可奈何。 耀辉终于打听到盛开在医院输液,急忙赶了过去,看到盛开苍白的样子,心疼的走上前,掖了掖毯子,耀辉将盛开送回店里,细心地盖上被子,叮嘱事项,狄英在电话中命令耀辉赶紧回店帮忙,耀辉只好离开。 耀辉偷偷为盛开送去了熬好的粥,看着盛开吃完后,又偷偷溜回家,狄英回来检查了耀辉的鞋,发现鞋还留有余温,便开着玩笑,质问耀辉是不是去见盛开,还提醒耀辉,和盛开不是一路人,两人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。

耀辉一如既往带着热腾腾的粥跑去看盛开,还没等盛开坐定便匆匆跑了回去,店中只有罗母一人忙活,狄英不知在哪,没过一会,狄英阴沉着脸回到了店里,质问耀辉去了哪。罗母看不惯,帮儿子说了两句,狄英觉得委屈,哭着跑出了店,耀辉本来想去追,却被罗母拦住。狄英没有走远,在门口等了半天,却不见耀辉的身影,狄英一气之下,真的离开了包子店。 耀辉晚上在附近的咖啡厅喝咖啡,临走前看到墙上的留言板,思索一会,便拿出纸笔,写下了“寻找丑娃”和自己的电话,便离开了咖啡店。 耀辉再一次来到陶艺店看望盛开,期间告诉了狄英离家出走的事情,盛开不忍让狄英再一次婚姻不幸,便劝告耀辉找到狄英,亲口对她说爱她,依次来摸清自己的内心。 耀辉听从盛开的话,来到狄英以前当保姆的门外,使劲叫喊狄英的名字,狄英家中细细听着,却迟迟不开门,想要趁机磨一磨耀辉的耐心,耀辉一直等到晚上,只好回到家里。 盛放得知消息跑来店中照顾盛开,姐俩聊天时,盛放再一次问起耀辉能否与自黄金城棋牌己复合的可能,盛开笑着摇摇头,如今耀辉虽然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,但爱情也已经回不去了。 耀辉闷闷不乐地躺在沙发上,罗母吩咐耀辉帮忙拿来洗衣盆,正当耀辉打开门出去时,狄英正眼泪汪汪地站在门口,抢过洗衣盆,耀辉开心地跑去帮忙,狄英也默默原谅了耀辉。 盛开送走盛放之后,一个人走在回店的路上,走着走着,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她,盛开十分害怕,强装镇定快步回到店中,盛开躲在店门外向窗外看,腾跃竟然在不远处看着盛开,吓得盛开躲进房间里。腾跃急忙跑了进去,见盛开吓得不轻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盛开将他死亡的消息告诉了腾跃,腾跃哈哈大笑,原来是小偷偷走了腾跃的钱包,自己安然无恙,盛开看着这一结果并没有多么开心,一个人默默无语,多年爱情的失败让自己不得不相信命运,自己实在没有勇气再与腾跃继续交往,便赶走了腾跃,自己一个人陷入思考。

盛誉开着车,一个陌生电话打来,告诉他自己见过他所说的黑丑娃,腾跃激动不已,询问那个人是什么人背着这个娃娃,他告诉盛誉,是一个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女人,背着画夹,拿那个娃娃当做亲人,盛誉道谢之后陷入了沉思,当年的她是个热爱跳舞的女孩子,怎么会画画,难道这世界上不止一个黑丑娃。 盛放回到家中,看到母亲戴着眼镜细细端详两本相册,便抢过来要看,翻开相册,三十年前的粮票电影票,满满的全是与盛茂林的回忆,盛放打开另一本,是盛母撕毁又粘连起来的信件,情真意切的情话,让盛母不禁回想起当年盛茂林对自己炽热的感情,没一会,便湿润了眼眶。 狄英伺候的老太太一天突然心脏病犯,奄奄一息指示给狄英打去了电话,狄英急忙赶到医院照顾,耀辉跟了过去,狄英看着老太太情况稳定下来,便催促耀辉回到店里,没想到一路上早就被小偷盯上,看着耀辉和狄英同行,小偷气不打一处来。

小偷和小孩决定盯住耀辉的家,找到印章的下落。罗母第二天早早醒来,发现家中东西散乱,吃剩的饺子摆在桌上,客厅的灯泡也被拧了下来,罗母叫醒耀辉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,耀辉感觉不神来棋牌妙,怕遭了贼,赶紧报警。 盛开正准备锁门下班,突然在门上的镜子看到了腾跃的影子,转身一看,腾跃身着军装,捧着鲜花等待着盛开,盛开被这一幕逗得忍俊不禁,任由腾跃带到了朴老师的酒吧。 酒吧一片黑暗,腾跃告诉盛开,如果真的想要结束两人的感情,就在最开始见面的地方结束。 盛开看着腾跃期许的眼神,将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了腾跃,自己并不是不爱他,而是觉得自己命不好,让这么多爱她的人身遭不幸,自己不想再让腾跃受到伤害,还未等盛开说完,腾跃捧起盛开的脸深深一吻,盛开被吻懵了,呆呆地看着腾跃,腾跃告诉自己,命硬,不怕出事,只要盛开答应在一起。同样也未等腾跃说完,盛开一个吻,回答了所有问题。一瞬间,灯光全都亮了,所有战友都走了出来,为他们鼓掌祝贺,盛开这才明白,原来这是腾跃为了挽回设下的局,不禁感动万分。

两人喝得醉醺醺地来到了修车厂,腾跃告诉盛开,其实今天自己花尽了心思,却十分害怕盛开的离去,其实从两人的见面开始,腾跃就开始细数相识的日子,整整二百五十三天。 二百五十三天,算不算长。 相见恨晚,算不算短。 狄英一早不见人影,到医院检查身体,医生竟然告诉她,自己怀了孕。狄英听后喜极而泣,开心地将消息告诉了耀辉,耀辉也十分高兴。晚上吃饭时,耀辉将事情告诉了罗母,罗母听后微微一怔,却面无表情,像是什么也没有听见。狄英对婆婆的反应大失所望,和耀辉大吵了一架。罗母坐在饭桌前,默默流着泪,狄英怀了孕,自己辛苦养育的儿子,终究还是不属于自己了。 走进厨房,罗母看到了自己的老伴,在厨房忙活着什么,看到妻子,老罗责备罗母不懂得心疼媳妇,为她做孕妇该吃的东西,十分狠心。罗母听了并不生气,开始和老罗细数他去世走后自己度过的苦难日子,她一边洗着菜,一边流着泪笑着,以前总觉得儿子和谁过都不合适,现在他明白了,儿子终究要长大,自己还是要放手。 罗母做了一桌子的菜,等着儿子媳妇归来,一直等到深夜,看到狄英,罗母一反常态,亲切的叫狄英坐下吃饭,狄英大为感动,俯在罗母手边,两个人的坚如磐石的隔阂,便一瞬间糖一般的融化了。 盛誉来到江西,通过询问一路找到了盛茂林的老家,看到儿子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外,盛茂林惊呆了,连忙将儿子请进门,看着父亲面色蜡黄没有胃口,盛誉亲自下厨做了一锅挂面,盛茂林立刻胃口大开,看着父亲病怏怏的样子,盛誉劝父亲回北京养病。盛茂林却坚定地摇摇头,绝不回去。